微信掃碼

  • 0791-83799518
  • 18079102519

聯系我們

  • 18079102519
  • 傳真 : 0791-83799518
  • 地址 : 江西省南昌市灣裏區羅亭鎮周豐村18號

新聞中心

網站首頁
(二)如何評價40年?這是迄今我看到最精彩、最得當的一篇文章
發布時間 : 2018-12-16

到了90年代中期,中國勞動力成本也開始提高,制造業開始出現飽和,這個時候出現了互聯網。互聯網經濟,中國趕上工業革命的末班車,同時趕上了互聯網革命的頭班車。從1990年代中後期以後,互聯網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沖擊波,它改變了人和消費的關系,人和商品的關系,人和服務的關系,人和金融的關系。從去年開始,它又改變了人和資本的關系。

 

在全球制造業産能背景,中國又出現了供需崛起和供需錯配。我們所關注的商業模式,都跟這部分有關。同時,瞻望未來,我們看到了很多技術革命,看到了新能源革命、材料革命、基因革命,而這些革命又跟中國的資本和內需的增長,發生了重大應和。

0.jpg

所有這些變化,好象老天爺在幫你。所以,如果講一句開玩笑話,1978年以來,如果有個“上帝”的話,他可能是我們“中國人”。我們真的非常非常的幸運,生活在一個商業好的時代。

 

所以,我們經曆了恍如隔世的四十年,我記得十年前在寫《激蕩三十年》的時候,曾寫過這句話:當這個時代到來的時候銳不可當,萬物肆意生長,塵埃與曙光升騰。江河彙聚成川,無名山丘崛起爲峰,天地一時無比開闊。

 

這就是我們剛剛經曆的四十年。

 

4

需要致敬的四類人

 

這四十年中,我們需要向一些人致敬。向哪些人致敬?

 

第一個需要致敬的人——農民工


今天有一個詞叫鄙視鏈,一個階層一個階層的鄙視,農民工可能處在鄙視鏈的最底端。但是如果你要讓我致敬的話,我第一個致敬的是農民工——2.3億的農民工。他們在改革開放的時候,通過聯産承包責任制解決了我們的糧食問題,但是他們要進入到城市的時候,發覺這個國家有很多制度(限制他們),然後他們退回去,洗腳上岸辦了中國鄉鎮企業,然後中國城市化以後,他們又以“不真實”的身份進入到城市裏面,付出他們的勞動。今天他們仍然是中國城市化建設的主力軍。

 

年底了,千萬不要克扣他們的工資。


今年年初,我曾到上海去參觀一座大樓,632米的上海中心。上海中心的負責人給我講了一個故事,說我們這裏有一個安徽的農民工,磚瓦工,參與建造這座上海中心。建完的時候,他老家的未婚妻來找他,問他這兩年在上海幹什麽?那個小夥子說,我明天帶你去看一個地方,然後他們就到了浦東陸家嘴。

 

站在馬路對面看著600多米的大樓,那個小夥子對他女朋友說,這個樓是我建的。但是,我沒有錢帶你進這個樓,裏面的東西沒有我買得起的,可是沒關系,在這棟樓最高的地方,我刻了你的名字。


這是一個很殘酷的浪漫故事,對吧?他就是一個大忽悠。總經理跟我講,上海中心的頂樓,刻了8000人的名字,就是這些農民工的名字。所以,第一個需要致敬的是付出了他們的血汗,得到了非常不公平待遇的這些人。

10.jpg

第二個需要致敬的人——企業家。


他們站在鄙視鏈最高端。在1978年以前,大家在這個270度環屏上看到的每一個人都是不存在的。


1978年以前中國沒有一個私營企業,今天多少?2000萬。今天中國是一個擁有2000萬私營企業的社會主義國家。這也是所謂的中國特色經濟改革的一個重要特征。他們在過去的幾十年裏,改變了自己的命運,同時改變了這個國家。


很多人覺得,這一波人血管裏流的血液都是金色的。這是一群熱愛金錢的人,但是當企業做到一定地步的時候,企業家所賺的每一分錢其實跟自己日常消費已經沒有關系。你在相當的意義上承擔著社會責任,你解決了幾十個、幾千個、幾萬個、幾十萬個人的就業,這些就業者的背後就是幾十萬的家庭。(他們)這些不確定的冒險,改變了中國一個一個産業,改變了一個一個城市的面貌。

 

這些人的出現,以及容忍這些人出現的制度環境,是我們第二個需要致敬的。

 11.jpg

第三個需要致敬的人——地方幹部。


這一部分人,在今天其實挺郁悶的,甚至很多文章說,中國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是人民崛起的結果。在人民崛起的過程中,他們需要一些被革命者,一些被改革者,這些被革命和被改革的就是我們的地方幹部。一開始我也是這麽想的,但是今天,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,回望四十年,地方幹部同樣是需要我們致敬的。

 

有一個詞叫做“地方政府公司主義”,這個詞是張五常(創業家&i黑馬注:中國香港經濟學家)在他的《中國經濟制度》書中提出來的。去過歐美國家的人會發現,只要有知名度的人去,當地的市長、州長都能夠接待你,花半個小時聊一聊。中國的縣長縣委書記、市長市委書記卻忙得跟狗一樣。


然後所有的市長、市委書記就是董事長,所有的縣長、市長都是總經理。他們跟我們做企業一樣背著KPI,我們有營業收入、淨利潤,他們背著GDP,有財政收入。


所以張五常說,中國每一個地方的地方長官都把自己所在的地方當做公司來經營。這就是所謂地方政府公司主義。

12.jpg

大家看到這個很瘦的老頭叫謝高華(創業家&i黑馬注:1982年4月至1984年12月任義烏縣委書記),我最後一次見他是15年前,在他的衢州老家,他曾經在浙江中部的一個縣——義烏,當過縣委書記書記。今天的義烏是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。


你在中國地圖上看,說要找一個地方,它能夠成爲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,你肯定不會想到義烏,那個地方交通不好,旁邊也沒什麽産業基礎,它就是金華中部一個特別小的縣城。爲什麽義烏能成爲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?沒有什麽道理!

 

1980年代初,就是這個老頭,在全中國所有的縣裏面第一個允許老百姓在馬路邊擺攤賣東西。然後下雨、下雪,擺攤的老百姓很可憐,怎麽辦?搭棚子。這個棚搭完以後,就是中國的第一個小商品交易市場。

13.jpg

中國有成千上萬的謝高華,就是這一些人決定性改變了一個地區的經濟面貌。他們手上有比歐美國家市長、州長大得多的權力,但同時他們需要比這些歐美的市長和州長承擔更大責任


對謝高華來講,允許農民在馬路邊擺攤這件事情本身就是違法的,他是需要拎著烏紗帽去幹這些事情。

 

所以,我們要致敬這些拿著自己的前途去賭改革的地方幹部。

 

第四個需要致敬的人——創業者。


今天中國每天有多少個企業創立?一萬個。中國每天有一萬個企業創業。今年誕生了360萬家新注冊企業。但是很遺憾,他們中的95%會在18個月裏死掉。中國是一個年輕人創業非常多的國家,同時也是創業失敗率非常高的國家。

14.jpg

常常有人說,那麽多人創業,那麽多倒掉,消耗了那麽多資源,這很不道德。但是我問他們,你看到這些創業者中,有哪些人是因爲創業自殺的?每年中國有很多人自殺,有因爲失戀自殺的,有因爲抑郁自殺的,有因爲欠債自殺的,有因爲創業而自殺的嗎?沒有。這些人都是拿著自己的生命,拿著自己的時間,在創業的過程中成全了自己的人。


這一部分人,我們需要致敬。

 

5

一切尚未命名

 

2018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四十周年,我記得二十多年前自己大學畢業,進入到工作崗位時,很多同事比我大十來歲,他們是誰呢?他們是1978年改革開放以後第一批高考的畢業生,也就是50年代末、60年代初(出生)的一波人。


今年,我經常會接到電話說,曉波你來看看我吧,我要退休了。我當年認識的很多老大哥,在這兩年都要退休了。這一波人經曆了整個改革開放的過程。然後再過五年、十年,又有一代人會退休,80後、90後、00後會不斷的崛起。

 

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看到每個人都在思考一個問題:我跟這個時代有什麽關系?我有沒有辜負這個時代,這個時代有沒有辜負我?

 15.jpg

在《激蕩十年,水大魚大》這本書中我寫了這句話:這個時代從不辜負人,它只是磨煉我們,磨煉每一個試圖改變自己命運的平凡人。


有人歎息青春散場,曆史已經結束了,要寫回憶錄了。但是更多的人開始吟唱世界如此之新,一切尚未命名。轉自石國鵬讀書彙)







上一條:第26屆全國農莊農場農家樂高峰論壇邀請函

下一條:(一)如何評價40年?這是迄今我看到最精彩、最得當的一篇文章